欢迎来到时代阳光药业
P4风尚

在平凡的日子里,奏一曲平民英雄之歌

【风尚】

在平凡的日子里,奏一曲平民英雄之歌

文/肖文娟

在西方传说中,五月(May,玛雅)是司管春天和生命的女神。五月第一天,年轻人会像往常一样刷个朋友圈:五月,请对我好一点。“五一”国际劳动节是我国的法定假日,人们通过这一天来咀嚼这句话的意义:一粥一饭,当思来处不易;半丝半缕,恒念物力维艰。每一个不曾努力生活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

1921年的《五一纪念歌》里有这么几句:“红旗飞舞,走光明路,各尽所能,各取所需,不分贫富贵贱,责任唯互助,愿大家努力齐进取”。我们时代阳光人,他(她)们在平凡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,用力工作用力生活,值得我们为其奏一曲平民英雄之歌。

 

因为劳动/不会轻易悲伤/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       制剂车间  眭响玉

人到四十,压力山大,上有老下有小,可谓负重前行。对老公病重的眭响玉来说格外如此。四年前,老公被查出了鼻咽癌,从那一天开始,眭响玉就要养活一家人。前后十多万的手术费和房贷让她一度崩溃,每个月发了工资“根本就不敢动”。因为包装时少放两小盒被罚款200块,眭响玉心疼得两天都没劲,从那以后她对自己的工作更加严格。好在公司及时施以援手,不仅发动员工捐款还安排她白天包装、晚上扫码,尽量多挣一点。

“50斤的箱子,一天要搬200箱,经常加班到晚上11点”。说起这些,眭响玉脸上并没有悲凄之色,更多的是乐观。她从未因为心情低沉而懈怠工作,在她看来,“吃了这碗饭,就要把活干好”。眭响玉认为每个人都是质检员,在自己的工作环节就要严格把关。对她来说,工作是家庭的希望与逃脱困境的唯一方式。“再多做一点事情,就多补贴一点家用”,负担背在身上慢慢走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
两口子瞒着家人扛到现在,日子渐渐明朗起来。她常宽慰老公:总还有比我们更不幸的人。女人四十,不会轻易悲伤。

 

是谁,在敲打机床?/是谁,在拨动零件?    设备动力部   陈秀峰

刚进公司的时候陈秀峰近视200度,16年过去了,现在是600度。和度数与日俱增的是他对专业的精深,随着车间自动化程度不断增强,机器越来越多,陈师傅也越来越忙。每次生产机器的厂家师傅一来,他就要反复追问机器的操作。机器更新换代很快,如果不加强学习的话很容易就跟不上脚步。“好在机器的原理都差不多”,陈师傅说。

不断学习之外,陈师傅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,一旦机器的电力出问题了,他要第一时间救场。采访间隙,一个电话打进来,他从电工房到车间,低头快步只花了一分钟;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只花了半小时。

与别人看电视看手机导致深度近视不同,陈师傅是因为经常翻看一柜子的说明书、并且长年累月和电路板打交道的缘故。他有一个伴随了5年的工具包,外面沾满灰尘,里面是16样修理工具。大小工具分开放置,有条不紊,一如陈师傅的风格:为人沉默内敛,做事有序稳重。

 

找一个最爱的,深爱的,相爱的,亲爱的工作来告别单身    信息部    黄志坚

同事眼里的坚哥分为两个极端,有说他高冷,也有说他是“很好说话的人”。但其实,他是个在自己的世界里肆意畅游的独行侠。信息部的工作常日与计算机为伴,这也许在常人眼里是非常枯燥没意思的活儿,但是IT男黄志坚却觉得总是有新鲜的东西出现,他喜欢去探索一些能使公司运行更便捷、更稳定的前沿技术。

虽然外表谦谦,坚哥内心可是钢铁直男一枚。他工作之余喜欢看武侠小说,一个人跑到青海,就因为喜欢武侠小说里的那种苍凉感觉。坚哥还喜欢与在网上认识的驴友结伴旅行,颇有“不走寻常路,只爱陌生人”的意趣。他说熟人朋友一般时间上很难凑到一块,旅行地也经常各有所爱,与其大家互相迁就,还不如在网上找志同道合的驴友同行。大家和则结伴出游,不和则各安天涯,一点也不担心影响日后的相处。

坚哥的感情归宿在公司一直是个谜,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未婚。但是凭着时下最受欢迎的“老干部”作风和斯文不败类的谦谦外表,坚哥抱得美人归只是时间问题。又或许对坚哥来说,工作才是最常情的伴侣,他放话说:“再做20年IT,我也OK啊!”

 

爱你十年/爱你经得起考验    前处理车间   唐文英

还有180天,唐文英就要退休了,她在这里整整30年。她进厂的时候是在前处理车间的粉碎班,中间换了很多岗位,最后还是在粉碎班退休,她说自己是“从起点到原点”。前处理车间的同事都亲切唤她“姐姐”,因为在他们眼里姐姐是很能吃亏的人。粉碎是一件苦活,灰尘多,噪声大,一到夏天就闷热得不行。虽然公司有相应的防护措施,但是粉碎这个工种的特殊性决定了它比别的岗位环境稍微要差一点。唐文英在粉碎班待了多年,“吃亏不要紧,总要有人吃亏”,这是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粉碎之前要选料,唐文英每次都很细致,她说这是治病救人的药,要讲良心。在粉碎班待久了,她对这里很有感情,管道堵了,她会轻拍管道说:“宝贝,你要听话,不要堵啊”。一聊到退休的话题,唐文英红了眼眶,说“舍不得”,舍不得这里的小伙伴,舍不得车间。为了帮她拍张照片,我们逛了全厂,她一路在感慨,说从来没来过后面这条林荫路,这里居然还有杨梅树。

“愿有岁月可回首,且以深情共白头”。很小的时候,唐文英的父亲曾在药厂工作,那时候她就下定决心要当一辈子的药厂工人。30年弹指一挥,她将青春与热诚都奉献给了这份平凡却伟大的工作,完成了她从小的心愿。对唐文英来说,退休是30年勤勉工作生涯的结束,更是另一种畅快人生的开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湖南时代阳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.版权所有.
备案号:湘ICP备11019517号-1